中国交通网  >  教育 > 正文

12岁少年弑母后被释放:有家难回学校难归

12月5日傍晚,12岁的吴兵(化名)在杀死自己母亲3天后获得了“自由”。因为没有达到负刑事责任的年龄,派出所民警将他交由监护人看管。

当天上午,亲属们为吴兵母亲举行了简单的葬礼。他们处在悲痛中,还无法面对吴兵。

家回不去了,亲属将吴兵搁置在镇上的宾馆,寻找解决双方“创伤”的方法。

吴兵的大伯吴建刚(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家属还来不及悲伤,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孩子如果回家,家人和周围的邻居如何接受他?他去上学,同学和老师如何看待他?即使家人接受了他,孩子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能健康成长吗?

亲属困惑:实在不知道孩子未来该怎么办

吴建刚不知道怎么办,孩子刚上6年级,未来教育必须得解决。“他爸爸带着孩子去别的城市,家里没人照顾,我们亲属也不放心。如果在镇上租房子,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租房子给他们。”

因为吴兵的爸爸精神状态不好,吴建刚和吴兵的叔叔吴杰明(化名)一直帮着四处寻找解决办法。12月6日下午,在他们的建议下,吴兵的爸爸带着2岁的小儿子和吴兵到泗湖山镇政府反映情况——他们细数了家里的种种困难,希望政府能帮忙暂时管教孩子,但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答复。随后,他们又回到镇上的宾馆。对于吴兵,吴建刚不得不每天安排自己的朋友和吴兵住在一起,看着他。

12月7日,吴建刚和吴杰明以吴兵父亲的名义拟了一份吴家的家庭困难说明材料,将通过村委会递交到市里。其中有一段介绍了吴家的具体情况:

我家有9口人,我爷爷奶奶今年90岁,父亲和母亲70多岁,一个眼睛看不清,一个耳聋,有肺气肿,常年需要就医吃药。岳父和岳母也到了65岁左右,他们的女儿走了,两人身体垮了。两个孩子分别12岁和2岁,正是要教育、要花钱的时候,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我一个人真的无力承担。之前,我常年在外打工赚钱,但依然入不敷出,欠下外债10多万。以前有妻子可以照顾老人和孩子,而现在都得靠我一个人,这就意味着我无法赚钱养家,那我这个家庭怎么办?

返回顶部